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

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

本帖最后由 ha091727 于 2011-5-1 03:39 编辑

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
  ——————————————————————————-

  等李大淫魔回过神来。这钓鱼的比试已经结束了。结果自然是完败。不过他
心中另有所想。故而毫不在意。只是指挥着韩梦慈收拾东西。另一边。钩子也走
了过来。这家伙到是简便。只见他用小孩嘘尿的姿势抱着全身赤裸的阿娇,那根
天赋异品的肉棒还留在阿娇的小穴之内。粗长的茎身将少女娇嫩的小穴撑到极限。
小穴的周围粘满了白色的汙痕,可就算这样,钩子的肉棒仍然有一节露在外面。
那青筋暴露的茎身看得李逍遥既羡慕又嫉妒。

  阿娇似乎已经被彻底干软了。可爱的小脑袋歪在一边,俏脸通红,酥胸缓慢
得起伏着。全身上下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满是汗水。随着钩子的步伐。小
嘴里不停得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两个淫魔互相打了招呼,结伴回去。到了门口时,那小童正牵着赵林两女从
屋子里面走出来。别看前前后后干过了N多次。可此时李逍遥一见之下。仍然是
眼前一亮。

  两女都刚刚洗浴过。头髮湿淋淋的披在脑后。眮体上挂着水珠,浮现着淡淡
的红晕。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诱人。她们身上只有一件小肚兜,赵灵儿是天蓝色的。
林月如是月白色的。肚兜似乎是故意选择了小号尺码。让两女胸口那两团高耸显
得十分突出。彷彿动作一大,就会破衣而出。

  她们的双手被绳子在背后捆着。嘴里咬着塞口球。白嫩的双腿并在一起,正
在缓慢磨擦着。她们的脸蛋也红得要滴出水似的。一看就知道刚被餵过春药的关
系。

  赵灵儿站在右边,擡着嫀首。一双大眼睛眼光流转,彷彿带着无穷的诱惑。
林月如则站在右边,低垂着脑袋。好像羞于见人。只是在那里低声呻吟,抵挡着
药物的侵袭。

  两个美人都是一见倾城,再见倾国的绝色。又有着各自不同的风韵,两人若
得其一。就算不虚此生了。

  韩钩子也不客气,架着阿娇大腿的手向前一伸,一把抓住牵着林月如的链子。
沖李逍遥嘿嘿一乐。就要往卧房方向去。哪知道阿娇原本就精疲力竭,全靠他手
的力气撑着。这股子力气一失,少女娇小玲珑的身躯猛得向下一坠。钩子那原本
虚插入一小半的狰狞肉棒竟几乎整个没入少女的小穴之内。阿娇哪里还受得了这
个。当场就发出一声惨叫。秀美的脖子仰起来。而后又歪到一边。直接晕了过去。
让李逍遥更吃惊的是,这钩子见此情景,居然哈哈一笑。将另一只手也拿开,阿
娇还在抽搐着的双腿立刻垂下。竟然直接挂在了钩子的肉棒上。

  妈妈的。这是什幺样的力量啊。竟然只靠着挺立的肉棒,就支撑起一个少女
的重量。李逍遥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他这边是因为嫉妒红了眼,另一边的林月如却也红了眼睛,她害怕。韩钩子
的肉棒的威力她下午就已经领教过了。粗大姑且不说。还比正常人要长上一节。
再加上向上弯着的龟头。随便干几下就能轻易顶到自己的花心。几十下下来连顶
带刮,就能把自己送上高潮。下午只一个时辰,自己就被干得晕死过去。如果要
是一晚上。。。。。。

  林月如想到这里。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一步都不肯走了。乌溜明亮的凤眼
求饶的看向李逍遥。可让她心里气苦的是。李逍遥躲避着她的目光。牵起赵灵儿
逕自走了。

  王八蛋。天杀的混蛋。卑鄙无耻的小淫贼。林月如几乎就要破口大骂。看转
念一想。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人玷汙过。还被妖怪调教成了性奴隶。这身份,难道
还能要求他什幺呢。。。。。。正想着,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她右边的
酥胸揉弄着。

  "啊。。。。。。"林月如刚被餵了大量的春药。一直强忍着慾火才坚持到
现在。如今被钩子的大手一抓,只觉得一股子热浪立刻就席捲全身。小穴。后庭。
酥胸无一不热。

  "怎幺样,小美人你想不想被我干啊。不想得话。我就回去了。"钩子淫笑
着说道。

  林月如咬着嘴唇,目光微微下垂,正好看到阿娇那被肉棒撑到极限的小穴。
本来就通红的脸红得更加厉害了。

  如果被这幺大的东西插进去。。。。。。林月如不可控制的想道。她夹紧了
大腿。可丝毫不能缓解下身的空虚感。

  "我。。。。。。"林月如最后那点尊严仍然影响着她。让她无法像一个不
知廉耻的妓女一样主动求欢。

  "不愿意的话。我就回去了。等等让小童把你捆在柴房里过夜。"钩子将放
在林月如酥胸上的手拿开。把昏过去的阿娇从肉棒上拿下来抱在怀里转身走了。

  在自己胸前肆虐的手离开。酥胸立刻就热得厉害。林月如简直难过的要死。
如果这样子被捆在柴房里一夜,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走吧。你这个不听话的奴隶。让我在老师面前丢人。等等看我如何收拾你。
"小童牵起林月如的链子。一边拉着她离开,一边恶狠狠的说道:"等会儿我再
给你灌点药。然后把你全身捆好涂满蜂蜜,找几只羊来舔。。。。。。"

  林月如听得心惊胆战。哪里还敢跟他走。可她被灌了春药,已经全身发软。
这小童的力气又出奇的大。不管如何挣扎,还是让他一步一步牵向柴房的方向。

  "不要。。。。。。我听话。我听话。饶了我吧。"林月如大声的求饶道。

  "想被我干了吗?"已经走到房门口的钩子淡淡的说道。

  "。。。。。。"林月如垂着脑袋说了句什幺。那声音比蚊子还轻。

  "不说的话。把她带走。"钩子命令道。

  "不要!我说。。。。。。我说。。。。。。想。"林月如红着脸说道。

  "想的话。自己走过来。快点啊。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钩子说道。

  "是。。。。。。是的。"林月如听到这话,就想迈开步子走过去。可没想
到那小童竟然拉着链子。

  "干。。。。。。干嘛。。。。。。"林月如委屈的问道。

  "想这幺走,没那幺容易。"小童阴森的一笑。一把将林月如推到在地上。
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根大号的木製淫具,强行分开林月如修长的双腿。狠狠
地插进她那淫水氾滥的小穴里面。这还没完,小童又从包里拿出两捆绳子。将林
月如的大小腿捆在一起。再将她的身体扶正。

  这样子怎幺走啊?林大小姐傻了眼。她此时是个半蹲的姿势。两腿分开。大
小腿并在一起被捆着。后脚掌被迫擡起。只有前脚掌着地。再加上双手又被捆在
身后。小穴里还插着木製淫具。别说是走过去了。就连保持现在的样子都很难。
可如果不走过去。那小童一定会狠狠惩罚自己的。林月如彻底屈服了。她无比努
力的移动着。一点一点向钩子蹭过去。每移动一小步,下身的淫具就会点在地上。
插得她呻吟一声。走到离钩子大概还有5。6步的距离。林月如的腿颤抖起来。
全身越来越热。小嘴里不停发出娇喘声。

  拜託。来干我吧。什幺都行。林月如这幺想着。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走
过去。他们是绝对不会怜惜她的。

  最后的路程林月如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完的。她只记得。自己一到地方就
瘫软下来。然后就被钩子抱起了屋子里。连绳子都没解,下身的木製淫具被拔出
扔到一边儿,钩子的奇特肉棒立刻冲了进来。再之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就将
她的意识吞噬。。。。。。

  听着隔壁屋子里林月如甘美的娇喘声。李逍遥的心都在滴血。他不喜欢这幺
做。可却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可恨的老东西。总有一天老子要杀了你!

  至于现在。。。。。。先奸你这个可爱的女儿吧。李逍遥恶狠狠的想着。

  紧得跟处女一样的小穴,等我杀了你老子。把你弄到妓院去。估计会很受欢
迎的。李逍遥一边耸动着腰,一边想道。

  韩梦慈的小穴又暖又湿。的确带给他不少的快感。李逍遥心情不好,也不管
什幺怜香惜玉,只是一直激烈的干着。时不时拍打着韩梦慈雪白的臀部。

  "嗯。。。。。。啊。。。。。。啊啊。。。。。。"韩梦慈大声的叫着。
她的脑袋埋在枕头里。眼睛被黑皮蒙着。身体朝下。屁股高高翘起。双手被捆在
背后。全身上下不着一缕。正以无比羞辱的狗爬姿势被李逍遥玩弄着。

  李逍遥的大手不时搓揉着少女的乳房,手指夹起那挺立的蓓蕾,这些动作都
让少女的喘息声更加悦耳动听。

  在这里充满了精液气味和汗臭的房间里。悦耳动听的声音并不只有韩梦慈这
一处。

  在屋子的另一边,赵灵儿的肚兜已经被脱下扔到一边,全身赤裸着。双手反
剪在背后被一条红色的绵绳绑得结结实实。丰满的乳峰被胸前呈倒8字形的绳子
勒得高耸挺拔。粉红色的蓓蕾处还残留着白色的奶汁和被牙齿咬过的齿痕。赵灵
儿两条白嫩的大腿左右分开跟小腿绑在一起,大大敞开着的小穴周围有些红肿。
一条怪虫正趴在少女的小穴上。四肢爪子勾住两边的嫩肉。如同蝎子尾巴一样的
东西插进少女的小穴之内。正在飞快的抽送着。带起一串串水声。

  赵灵儿的眼睛与韩梦慈一样被黑布蒙着。小嘴里不时发出舒服的呻吟。虫子
黑黝黝的尾巴每一次进出。都让她摆动的翘臀迎合着。看她这副淫态。就算让她
知道此时正被食淫虫干着。也许都不会在乎。

  这食淫虫的尾巴只比成人小腿细上一点,如今却整个埋入赵灵儿的小穴中。
而着赵灵儿也丝毫没有痛叫,只是不停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好像被这种巨物塞入
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似的。正真是天赋异品,如果换了寻找女子。别说得到快
乐。只怕才一插进去,就会插爆小穴直接死掉。

  水声越来越响。插到后来。赵灵儿的小穴就跟喷泉似的。每一次巨根挤入,
就会喷出几股淫水来。没过多久,她所在的地上就积了满满一大滩子。可这一人
一虫好像才只是刚刚开始似的。虫更加卖力的猛干。人也挺着腰身迎合。一时之
间,到真有几分郎情妾意,如鱼得水的意味。好像着赵灵儿就是食淫虫的乖乖小
老婆一样。

  娘的。这婊子多日不见。变得更加淫贱了。李逍遥看着一人一虫淫水飞溅的
场面。只觉得一阵阵噁心。他做出这幺大牺牲,就是为了能找到机会让食淫虫吸
取赵灵儿身上的灵力。下午虽然也跟钩子互换过。可时间太短。钩子又在身边,
他根本就没机会出手。只得让阿娇跟林大小姐再委屈一晚。别看李大淫魔平时卑
鄙无耻。好色如狗。可对自己开苞的女人还有几分感情。其中林月如的脾气性格
更让他喜欢。平时根本不捨得让别人干。如今却要让钩子这种人欺负一晚!

  李逍遥心里那个恨啊。正面打又打不过钩子。而且还要求他配独门灵药-六
神丹不能翻脸。别提多憋屈了。连带着把赵灵儿也恨上了。进门后只吸了吸奶水。
连干都懒得干得。把两女捆好。眼睛一蒙。就跟食淫虫一人一个。各干各的去了。

  不知如果有朝一日。这两人恢复记忆。想起今天的场面,又做何感想。

  未完待续